因果循环

老和尚讲述两世轮回经历,有一世竟然为猪

时间:2018-03-20 14:49  作者:随缘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
纪昀字晓岚,直隶献县(今河北沧州市)人。清代政治家、文学家,乾隆年间历官左都御史,兵部、礼部尚书,曾任《四库全书》总纂修官。纪晓岚学宗汉儒,下面故事选译于他的著名笔记小说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。 有一位年老
...

 纪昀字晓岚,直隶献县(今河北沧州市)人。清代政治家、文学家,乾隆年间历官左都御史,兵部、礼部尚书,曾任《四库全书》总纂修官。纪晓岚学宗汉儒,下面故事选译于他的著名笔记小说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。
  
  有一位年老的僧侣,当他走过屠宰场时,都不由自主地潸然落泪,说起过去的往事。说来话长,我能记得两回的前世,第一世,我是个以杀业为生的屠夫,叁十多岁就去世了,我的灵魂被好几个阴间的使者拘提,到了阴间冥府,审判官责备我杀生的罪孽太重了,押我的魂前往阴府的转轮受恶苦的果报,我觉得恍恍忽忽,神识不清,像喝醉酒,又像作梦,只有头脑热的不得了,才刚觉得有点清凉,竟已经身在猪栏中,转世为猪。
  
  从乳猪断奶後,见到人们老是拿吃剩的秽臭食渣来喂食,心里知道这些都是不乾净的东西,想忍着不吃,但饥饿难忍,五脏六腑像被火烧一般难受,不得已吃这些脏东西来维持生命,尔後渐渐晓得猪的语言,和猪朋友们对话,原来猪能记得自己前世的也是很多,只是身为畜生,和人类语言不通,无法沟通罢了!快被屠杀时,也多少知道,多半发出愁苦的呻吟,眼眶湿润。
  
  猪的身体又重又难走,夏天到了,很怕热,只好将身体浸在泥浆中才较凉快,但这点奢望也常常无法如愿以偿,毛粗又硬又稀疏,冬天很怕冷,见到狗和羊身上长有厚毛像毛毯,真像神仙待遇的牲畜。
  
  快被逮去挨刀时,自知死期难免,就跳跃挣脱,想延迟屠刑,不久也会被屠夫追上来,身上被踏,脖子被绳子绑住,绳子捆住四肢脚蹄,深深捆到骨头,痛得像被刀割一般,用船或车子载着走,一只只猪挤着,肋骨要碎了般,身上血脉不畅通,肚子账得像要裂开,有时好几只猪用竹竿串在背上吊起来扛走,痛得要死,到屠宰场被扔在地上,心脏和脾脏被震晃得好像要破碎一样,有时因疼痛而死亡,有时被绑着几天,看到刀和砧板在左边,烧得滚烫的大锅子在右边,想到这些刀刮、热汤上身不知道有多痛,身上颤抖个不停,有时想到自己将来会被四分五裂,不知道变成谁家厨房汤锅里羹料,凄惨绝望。
  
  猪快被宰杀时,屠夫一牵住,就惊惶眼昏,四脚皆软,心左摇右晃,魂魄像要从头顶上飞出去一样,落在屠砧上,看到刀子光亮亮的,不敢正眼去看,只好闭上双眼等着被割颈子。屠夫先用刀割颈子,摇摆刀锋,将血泻倒在盆子中,真是言语无法描述的苦楚,求死不得,只有长长叫号。血都泻尽后,一刀刺心,痛彻心扉,无法再发出声音,逐渐神识恍忽,像刚转世时一样,如醉如梦,很久后,自己一看,魂魄又变回人形,回到阴间,阴间判官待念过去世还有一些善业,才判为人。
  
  所以今生,看见这只即将被宰杀的猪,悲哀着它将被屠宰,想到杀它的人,将来也会受到同样被宰杀的命运,又想到自己过去受的苦,三种思考缠绕在心中,不知道为何就要流泪。
  
  屠夫听到他说了这些,将刀子丢弃在地,改行卖菜。

(责任编辑:随缘)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Copyright©2007-2012, All rights reserved.
www.syfjw.com 电话:15232113933 QQ:137307755
Email:syfjw@vip.qq.com 冀ICP备11010494号-1